福建闽南话音乐交流组

拆了红木婚床做音乐,福州音乐人太疯狂

乡愁里的福州2020-07-05 14:47:14

上期《福州令人骄傲得流泪的音乐故事,福州人不能不知道》介绍了茶亭十番音乐的起源和音乐特色、“天华斋”创始人的故事,及慈溪老佛爷喜欢听十番音乐,清宫廷向“天华斋”定制乐器的往事。


清朝音乐人玩十番

清朝音乐人玩十番音乐,花样多。今年八十多岁的陈英木告诉笔者,“番”就是“翻”,花样多。那时的十番艺人玩音乐就是在街头和庙会里,如果花样不多,变化少,大家很快就审美疲劳了。为了吸引路人的注意,他们必须不断玩出新花样,从曲目到表演,都要创造自己的特色,音响声必须高过海浪,制造一级热闹的效果,所以十番音乐的特色就是高亢、激昂、热闹,否则在街头、庙会这种人声鼎沸的地方,音乐声音就被人声淹没了,大家就不会注意听。


那时的娱乐活动很少,能够逛庙会就是非常兴奋的事。琳琅满目的各类小商品摆满了寺院的大门口,形成一条小商品街。寺内人山人海,烟火熏天,还有一些小商贩在兜售各种商品。空地上有一群着装整齐喜庆的艺人在吹笛子、逗管、猛力打鼓敲锣,尽量发出震耳欲聋的音响。他们沿着规定好的区域绕圈边边演边奏。演奏这个词语就是这么来的,过去的音乐多数要有舞蹈的表演成分。当时在庙会看十番音乐表演,对老百姓而言是快乐、难忘到足以“绕梁三月不绝耳”。


那时福州五区八县大大小小的庙会几乎天天有,十番音乐的艺人只要靠庙会演奏,养家是完全没问题的。所以茶亭一带的十番音乐乐队应运而生好几家,著名的有陈英木父亲的乐队“三听月楼”,如今依然是十番音乐团之一。另外还有几个,但没有保留下来,也没有听人再说起,反而是当年专心玩乐器制作的“天华斋”的后人到民国时,成了玩十番音乐的高手。


从“天华斋”到“老天华”

王右孙有两房太太。其中一房太太难产早逝,留下两个儿子王子燊和王子森。这俩兄弟年幼时又因父亲王右孙的过世而失去入私塾学习的机会,只能跟着家族中依然从事乐器制作的伯兄、工人学习乐器制作手艺。“天华斋”的传承后来就靠王子燊兄弟俩来维持。


据“老天华”第五代传人王道辉介绍,他的父亲王子燊首创了低音管、低音八角胡等低音乐器,并仿制阮琴、柳叶青琴、提琴等。因王子燊制作手艺高超,又能极大满足客户的新要求、高标准,国内各大演奏团队都来找他定制乐器,生意蒸蒸日上。


由于当年靠“天华斋”制作乐器谋生的王氏后人另有一批,为避免家族争抢招牌的矛盾,王子燊把他独立经营的乐器店命名为“老天华”,以示传承于“天华斋”,又区别于“天华斋”。


王道辉的堂弟,即王子森的儿子王道武则说“老天华”的“老”字意思是老大。因为王子燊和王子森亲兄弟年幼痛失牯恃、相依为命,全心全意投入到乐器的制作经营上,良好地继承了父亲王右孙一手兴旺起来的“天华斋”。从王右孙到王子燊,“天华斋”一路都由老大经营,壮大了王氏家族,所以命名“老天华”,希望家族乐器制作事业长盛不衰。


因王子燊制作手艺高超,又能极大满足客户的新要求高标准,“老天华”遂成为国内各大演奏团队最青睐的乐铺,乐器销往全国各地,生意蒸蒸日上。当时最有名的嘉木斯百货站就是“老天华”的老主顾。


说起父亲痴迷乐器的制作往事,王道辉感慨道:“解放初,我父亲买了一张红木床,价值一千元。那时我父亲的工资只有90元,所以这张床对家里来说是一个很值钱的家具。可是他接到了北京中央实验歌剧院制作十把二胡的订单。为了制作这十把极品二胡,又找不到好的红木材料,他就把新买的红木大床拆了做二胡,结果还不够做十把。


为了保质保量,我父亲无奈之下,只好把家里另外的一张红木床也拆了。当时卖给中央实验歌剧院的二胡,一把只卖两百元。最后这笔订单算下来是亏本的,可我父亲是讲信誉的人,在他心里制作好的乐器比什么都重要。那两张红木大床要是留到现在,价值上百万。


到了文革破四旧时,我父亲又把家里的木家具全都拆给了乐器厂使用。他用这样精益求精的精神做生意,所以乐铺在我父亲时期算是鼎盛时期。”


当年为了满足福建省歌舞剧院的乐器制作要求,王子燊千方百计地改革乐器,令“老天华”的乐器成为福州的“名牌货”,也让“老天华”乐铺闻名中外,成为“中华老字号”。王子燊不断从国外拿奖回来,叶飞等福建省领导人曾特别接见王子燊,并与之合影。上世纪五十年代,“老天华”改为福州乐器社,六十年代更改为台江乐器厂。当时王子燊和王子森两家人都在台江乐器厂里工作。“老天华”的招牌一度弃用。


老天华生产的乐器产品种类很多,除了逗管、三弦、南胡、椰胡、笛、笙、锣拔、云锣等十番乐器外,还有闽剧及歌舞、曲艺界常用的乐器,比如月琴、双清、六弦、七弦、京胡、筝、瑟、箫、投管等。老天华因为长期和地方一线音乐演奏人员保持紧密联系,能尽量按照乐队的要求来做乐器。在乐器的调门、调音等方面,老天华能充分考虑福州地方语言的特色,甚至可以“私人订制”音准。福州传统十番乐队所用的逗管、正宫调笛子等也都是老天华制作的,至今,福州的民乐乐器坏了都是找“老天华”修理。 

 

凤凰于飞的一对老传统

福州十番音乐能够一直传承至今,“老天华”功不可没。因为十番音乐的特色也在于演奏乐器的音色和特点为福州独有,能在全国鹤立鸡群。比如逗管、双清、月琴,这三种乐器是福州特产的传统乐器,属于全国唯一,主要运用于福州十番音乐的乐曲演奏中。其中逗管是十番音乐的主奏乐器,音域只有八度,音色清脆、高亢、厚实,能抒发悲凉哀怨的情怀。月琴音色悦耳,高音清脆,可作为独奏乐器。


民国时,上海民族乐器厂来福州向王子燊学习月琴的制作,然而他们改制的月琴音色无法达到最佳效果。双清属于中音乐器,音色柔和、音量小,源于闽剧,后引用到十番音乐中。上海越剧团曾经来福州学习双清的制作,同样是学得半途而废,没有真正把双清的柔美音色发挥出来。


这三件乐器的制作工艺正日渐失传。虽然不断有人向王道辉学习,但乐器的制作精细度上,可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一点点细微差别,音色都会差强人意。王道辉表示,有些学徒只想快速进入制作阶段,却不知道做乐器也就是做木工活,没有耐心细心做好木工活,即使了解了制作流程,也做不出一把有价值的好乐器。由于制作的困难,和受到现代流行音乐的冲击,这三种福州传统乐器正日渐被其它现代乐器所代替。


虽然传统乐器的销售市场如此低迷,王道辉也像父亲王子燊一样痴心不改,终日专研于这些传统乐器的制作、创新中。他13岁便进入台江乐器厂当学徒,传承“老天华”的工艺技术。父亲根据现代音乐特点把圆形二胡改造为六角、八角发音的二胡,王道辉都传承了下来。


为了制作一把好的二胡,王道辉还认真研究了蒙在二胡木构件上的蛇皮,看一眼蛇皮的鳞片形状,就能准确地断定出这条蛇是否健康,蛇皮是否适合制作。他说只有蛇尾倒数第二段的蛇皮最适合做二胡的振动膜。蛇皮的厚薄也很重要,决定了一把二胡的成败,而一把二胡的音色能达到80%就算成功了。近年,他还创新了双清的制作工艺,把弦的厚度加厚为30—32公分,两根弦发展为三根,并且加孔开洞,改革了它的共鸣箱,使它的音量加大,更适用于演奏。另外,他也对逗管进行了改良,使它具有低音效果,能表现贼偷偷摸摸的滑稽特点。


王道辉既是制作家,也是“演奏家”,自幼也跟着十番音乐老艺人学习演奏十番音乐,所以他和父亲一样,十番乐器样样皆通,但其中最拿手的是笙。


张鸿雁和王道辉表示,如今十番艺人在台江文化馆找到了属于他们独享的演奏场地,已经是一件好事,不用在公园等地“流浪”,被人误解和鄙视,认为十番音乐是落魄的街头音乐,而忘记它曾经是登堂入室的殿堂级音乐。因为十番音乐除了室外的行奏,还有室内坐奏。


王道辉说民国时也有人认为十番音乐过于高亢,不够儒雅,所以儒士也曾经把十番音乐改为雅乐,适合室内演奏,但改变后就失去了它的音乐特色,不再是全国独一无二的属于室外的表演乐。


如何完整保留福州十番音乐,王道辉的儿子王渤表示应该保持它的原来曲风、韵味,不能做任何的一丝改革和创新。因为只有如此才能保持传统音乐的特点、传统文化的风格,成为传统音乐的见证者、活化石。一旦十番音乐和现代音乐融合创新,就不算是传承,也就失去了它的原貌、意义和价值。王道辉说,能够保持十番音乐特点的物质基础就是老天华乐器的生产制作依然继续进行中。

艰难寻求出路的“老天华”

由于民族音乐的没落,民族乐器市场的逐渐消亡,以及数字音乐时代的到来,先进的电脑音乐软件的诞生,使得一首歌曲的简单编配只需花两三个小时就能在电脑软件上完成,不再大量需要乐器和乐队了,所以“老天华”生意一落千丈。但福州地区,能够专业从事并享有良好声誉的民乐器手工制作的企业仅有“老天华”一家。而这样的老字号乐铺的出路在哪里呢?


1990年,茶亭街街道改造时,王氏家族的祖宅第一进的建筑被拆除,改成马路。然后王家再租赁这块原属于他们家的地面,建成一间铺面,挂出“老天华”的招牌继续做生意。2006年,茶亭街全面改造,王氏老宅全面拆除。王道辉和王道武两家全都搬离了茶亭街。王道辉没有再去工商局注册使用“老天华”,王道武则花三千元钱注册了这个家族的老字号招牌,由他的儿子王增鑫继承。


王道武说,第四代王子燊时代,整个王氏家族一百多人聚居在茶亭街的祖宅里,位置即如今工行台江支行的街对面。由于王道辉是第五代“老天华”传承人,堂弟王道武虽然业余也在制作乐器,但不能使用“老天华”的招牌,就以“老天华用品店”来兼做、销售传统乐器。担心家族招牌被外人占用玷污,他借钱注册,才让“老天华”的招牌原璧归赵,继续由王氏家族传承。王道武认为这是一种家族责任感、使命感在召唤他这样做。


如今老天华的牌子挂在王道武和王增鑫这对父子共同经营的店里。在大庙新村附近的“老天华”店里,笔者看到店里除了售卖乐器的橱窗外,有一处是王道武制作乐器的小空间。此次笔者来访,他特意拿出了几件珍贵的微缩版民族乐器,告诉笔者2008年上海世博会举办期间,他曾携带亲手制作的微缩版的越胡、南胡、二胡三把琴在福建馆展出,让“老天华”再次名声大噪。

 

王增鑫说:“民乐生存空间十分有限,而民乐器制作的原材料价格却不断上涨,资金的缺乏使得材料周转不及,由于家族行业的排斥性以及行业利润空间不高,吸引不到投资,难以规模化经营。即使偶尔有投资意向,父辈也不愿意,他们有戒备心理,怕家族传承的东西被夺走,怕丧失了家族对祖业的话语权。


老天华现在只能说是勉强维持,其实‘老天华’不应该走商业道路,像日本很多传统文化产业都得到国家、全民保护的。”王增鑫很羡慕杭州的清河坊一条街,很好地实现了老字号的集中扶持和管理帮助。他很期盼上下杭能给“老天华”提供一个展厅,在集中规划、租金减免、贷款优惠等方面给予实质性扶持。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约你开花

为您讲述福州历史故事、音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