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交流成果 >“西城男孩”唱了首朴树的歌,朋友圈那晚炸锅了

“西城男孩”唱了首朴树的歌,朋友圈那晚炸锅了

2024-06-09 14:04:18

猜到我们准备的彩蛋了嘛?很开心在全球第一场线上直播演唱会和大家度过美好的夜晚,下次见!#时光里的BGM #西城男孩中文唱《平凡之路》

前些日子,爱尔兰男子演唱组合“西城男孩”一场线上演唱会,把朋友圈里最不爱说话的群体唤醒了。

从《MY LOVE》唱到《SEASONS IN THE SUN》,再唱到《YOU RAISE ME UP》,11首歌唱下来,把“后青春期中年人”们唱得热泪盈眶,热血沸腾。

“青春这不就回来了。”

演唱会最后,“男孩”们用带点大舌头的中文,唱朴树: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潮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

“20年过去了,我英文不再流利,你们却学会了中文歌。”

熟悉的旋律,带着青春的回忆,如狂风席卷而来,听歌的人像被裹挟进时光隧道,身不由己地陷进回忆的漩涡里。

西城男孩是谁,当年很多人只有模糊的概念,知道在遥远的欧美,有几个年轻人,组成了一个演唱组合,唱好听的歌。

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这是一个爱尔兰组合,坚信他们来自英国或美国。

还总和“后街男孩”搞混——当时后街男孩也很火,歌很好听。

但20年前,从网名到笔名,大家都喜欢以“男孩”、“女孩”自称。

比如“西伯利亚的男孩”、“爱朵女孩”、“摩登女孩”、“男孩是一条鱼”之类,配以杀马特发型。

“男孩”这个词,带着一种古早的天真感。如今14岁以上的年轻人,都不屑于这样纯情,只觉得矫情。

从前的年轻人,似乎普遍带着一点可爱的傻气。

不过“西城男孩”一点都不傻气。1998年,他们在爱尔兰成立,第二年以五人组形式出道,甩出一支单曲《SWEAR IT AGAIN》,直接拿下英国单曲榜冠军。

他们的第一张专辑《WESTLIFE》创下了全球700万张的销量。

好看的大男孩,有星星一样的眼睛,用春光般的声音歌唱友谊、爱情与世界和平,这魅力,谁顶得住。

尽管西城男孩从1999年开始大火,但中国歌迷认识他们,至少晚了一两年。

《还珠格格》第二部在期中考试前播出,40岁以下的人都会唱《你是风儿我是沙》。

王杰献上《伤心1999》,让失意的人嚎叫着熬过那个年头;

迪克牛仔帮所有失恋的人问一句《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每一首都是经典,忙得听不过来,国外的组合也就顾不上了。

国内对西城男孩的宣传也略晚,那档我们追着看了很多年的《音乐风云榜》,2001年才出现,方便更多人关注全球各地流行乐。

21世纪伊始,西城男孩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入侵大部分中国歌迷的青春。

西城男孩的第一首歌,好像是在音像店听到的。

门口的大音箱中播放着震天的音乐,中西混杂,宣告着当下的流行趋势。

就在一个普通的下午,在安静和喧嚣的交汇处,一首《UPTOWN GIRL》唱得人猝不及防。

那些年,很多人都还在听WALKMAN,学生们打着学英语的名义,攒很久的钱买一台SONY,磁带只舍得买盗版,一盘15块钱。

磁带不禁倒,倒带也费电,所以当年听歌是顺着放完整盘带子,翻面再放。三天听下来,每一首歌都亲切得像老朋友。

磁带盒里有长长的歌词单,字小得让人提前二十年患上老花眼,但是没关系,晚上在台灯下抄歌词是莫大的乐趣。

后来开始听CD,音质好很多,可价格也更贵了,想买一张带海报的正版盘,半个月吃不好午饭。

幸好,家里很快开始拨号上网,MP3也逐渐成了人手一个的玩具,想好好听一首《FLYING WITHOUT WINGS》,电脑下载“千千静听”,就能享受低音炮音效。

或许是在周末补课时,淘气的男生用老师的多媒体放音乐,一首《WHAT ABOUT NOW》就那样飘进你心里。

也可能,是在深夜刷英语题库时,开着午夜电台,一首《SOLEDAD》刚播了一句,就让你的灵魂焕然一新。

或者是在春游的大巴车上,最好的朋友递过来的一只耳塞。

青春时代,西城男孩无处不在。留不住的如梭光阴,就那样悄然远去,一首又一首歌,成为时光的坐标,记忆档案的编号。

听外文歌有个问题——你很难知道一首歌全部的内容,和字面背后的意思。

比如那首《YOU RAISE ME UP》,题目四个单词,每个都认识,但组合到一起是什么意思?

是“你把我拉扯大”?

难道,是“扶我上墙”?

但这并不重要。那些音乐作为人生的BGM,承载了我们的悲欢,见证了我们的成长,便成为了我们独一无二的人生注脚。

《MY LOVE》讲述的是一个执着于旧情的人,对于爱人的的思念和幻想。

可当你参加完旧情人的婚礼,再听这首歌,它就代表一种告别从前,重整旗鼓的坚强。

《SEASONS IN THE SUN》说的是一个患绝症的男人,面对死别,与亲人和挚友依依难舍。

但如果,你曾经和兄弟一起听过这首歌,再经历短暂的生离,这首歌就成为让你笑着流眼泪的友情明证。

至于《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它当然可以用在婚礼上成为背景乐,开启一段爱情的新征程。

也可以用在运动赛场上,成为运动员的战歌。

那一年,如果你曾听着《IF I LET YOU GO》,喝着冰红茶,嚼着干脆面,漫步在操场的夕阳下。

如今,哪怕日日坐在电脑前,受困于案牍劳形,只要再听这首歌,眼前依然能闪过当年夕阳的光,闻到操场上泥土的芬芳。

那一年,如果曾听着《BEAUTIFUL IN WHITE》,穿着还没涨价的国产运动鞋,钉坐在图书馆备战考研。

今日即便每晚凌晨三点为客户改方案,烦到用头撞墙,这首歌还是能在十秒钟之内,将你带回那张旧木课桌前。

当一首歌陪着我们度过烂漫的校园时光,它就代言了青春。

当一首歌让我们熬过痛苦,等到希望,它就是号角,存储了信心,能释放力量。

年轻人请尽管笑吧,笑中年人敝帚自珍,这种OLD FASHION的音乐,何必一听再听。

可中年人们依然死死抓着那些过时的歌曲不放,因为我们相信,我们经历过的时代,才是最好的时代。

我们喜欢过的歌手是最优秀歌手,我们听过的歌声是最美妙的歌声。

听起来很任性,但是这么好的音乐,给了我们底气。

20年过去了,初听是高三,再听已三高,当初的偶像学会了中文歌,我英文却退步了……

即便如今,但那些好听的歌依然像头顶的太阳,为我们释放青春的余热,为我们存储最难忘的时光。

就像有首歌里唱的那样:你是小虾米,还是大明星,请聆听音符的悲喜。

但当我们相遇,还是可以分享有记忆的旋律。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福建闽南话音乐交流组